在生命的最後的日子,你想回到誰的身邊?

記者李振麟/台北報導
文 / 關愛之家創辦人兼現任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秘書長楊婕妤女士

西提有著一對大大的眼睛,綁著馬尾,看著她雖然努力微笑,眉宇間卻也感受到病痛帶給她的折磨與不適。

西提回憶起照顧的爺爺,以前她可以輕鬆抱起爺爺、為爺爺拍背、散步、整理家務,雇主總是誇讚她敏捷又聰明,兩年前她感覺體力越來越虛弱,爺爺家人說是不是越來越偷懶,妳再這樣裝病就回印尼!強忍身體不適想留住這份工作,繼續有份薪水賺錢養家,但是雇主卻越來越加重工作量,不斷恐嚇要把她送回印尼,最後她選擇走上失聯一途。

關愛之家創辦人楊婕妤女士

在失聯期間,身體越是虛弱,但想起在印尼每個月等著她寄錢回家的孩子、父母,強忍著病痛,不敢至醫院檢查,還是繼續打工,如果身體疼痛就不斷的吃著止痛藥,壓抑身體上的疼痛,最後⋯⋯西提昏倒在路上被送到醫院。

社工想起從醫院把她接回來的第一天,西提虛弱的躺在床上,無法進食,無法起床並且大小便失禁,這樣的病情是怎麼能夠出院呢?看著她紅腫潰爛的胸部不斷化膿滲出血水,社工幫她預約了醫院做檢查。

「不建議治療,癌細胞已經擴散至骨頭及肝臟,已經是末期的階段」,醫師遺憾的說出檢查的結果,通譯翻譯給西提聽病情的狀況,西提沈默了一會哀傷的說「我可以坐飛機嗎?可以回家嗎?我想看看我的孩子」⋯

經過兩個星期住院由醫師處置傷口,備齊相關證明文件,護照文件辦理印尼家人的聯繫與接機以及相關的流程辦理,返國前醫師細心為眼前這位哀傷卻又堅強的母親準備了鴉片類止痛藥-嗎啡減緩一路上身體的不適。

這天!西提終於可以回到她的家鄉了,陪著她因為長年在台工作而只見過三回的孩子們,還有她牽掛的老爸爸老媽媽。

最後的日子裡,西提選擇回到她愛的人身邊。

每年關愛之家協助近100案受傷或重病的落難外國人,不管是最後的返國、臨終關懷、身後事處理,一個個心痛的故事,讓身處異鄉,孤苦無依的落難人士於最後一段路上,有所求助與依靠,這也是創辦人楊婕妤以及團隊夥伴,35年來不曾改變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