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隱於台北忠孝商圈的普洱陳茶大藏家

小票雪印青餅7532沖泡分享
攝影:吳德亮

文:吳德亮

來自南投名間鄉松柏嶺的種茶世家,1987年甫自學校畢業就進入台灣「天仁茶業集團」任職,當時「天仁」已有普洱茶的經營,代碼HK就是做香港貨、紫砂壺等。至1991年才離職創業,在台北市最精華的忠孝東路四段開設〈四海茶莊〉,2008年又在附近靜巷建立會所,以清代阮福《普洱茶記》所言「普洱茶名遍天下,味最釅,京師尤重之」取名〈釅藏〉。至今始終以收藏甚多號級、印級、七子級陳年普洱茶,以及改制前的大益茶等,在同業間享有盛名,而成功的歷程更讓許多人所津津樂道。

攝影:吳德亮

張文銓先生
攝影:吳德亮

他是張文銓,打工期間認真學習且汲取累積了「天仁」成功的經驗,一開始除了台灣茶,也同時經營普洱茶,他笑說當時多為「生意貨」,不僅普洱茶在當時並非主流,且受限於「戒嚴時期」所有大陸茶品都不得公然進口,而多為香港帶回、褪去印有「中茶」標誌或字樣外包茶票紙的「裸餅」,生熟都有。自己在工作空檔也喜歡沏上一壺普洱茶,包括當時價位不過千把台幣的「雪印青餅」、8582圓茶等。

攝影:吳德亮

張董說他真正大量收購普洱茶是2000年,儘管2004年政府才正式宣布開放普洱茶進口。當時至今且多以號級與印級「古董茶」為主,也看到廣州芳村茶葉市場的快速崛起。儘管他說自己畢竟是「商家」而非「收藏家」,生意必須「貨暢其流」且需不斷周轉佈局,因此所收老茶不可能死守不放,但也不會把老茶全部出售,而是培養自己的客人,以後再收回來。他說「不在乎以前買多少錢,重點是現在的價格」。他取出近年曾在大陸及香港拍賣創下單餅千萬以上天價、號稱普洱茶王的「福元昌號」圓茶,竟然完整從紫票、綠票、白票都有,讓忙著拍照的我瞠目結舌。接著又取出紅標「宋聘號」、「雙獅同慶號」以及較為罕見的「五色旗同慶號」。他說留一些給女兒、兒子當「看板」,我笑說「應該是當傳家之寶吧」?顯然擁有七座茶倉的普洱老茶大收藏家,江湖傳言絕非浪得虛名。

攝影:吳德亮


攝影:吳德亮

近幾年不斷狂飆屢創天價的「大益」中期茶或新茶,張董卻絲毫不為所動。除了2007年普洱茶一度崩盤,同行拿2005~2006年的「孔雀系列」來賣給他,就收藏至今,但也「只收不賣」。後來的幾波大漲行情均未參與,也從未感到遺憾。專注老茶的他提起勐海茶廠改制前的早期七子餅茶則如數家珍,例如他說目前甚夯的8582圓茶,厚紙先於薄紙,且一直產製到1991年,而筒包上貼有CIB「中國商檢」標誌則係1986年所生產。


攝影:吳德亮

張董還曾以無黨籍身份高票當選、擔任過台北首善之區「忠孝商圈」三屆長達12年的里長,熱心服務里民,後來因為太忙而不再競選連任,近10年來也逐漸將〈四海茶莊〉轉型,不僅在鬧區一隅靜巷內開設〈釅藏〉,作為兩岸三地最早的普洱茶會所,做自己的客人跟較熟的同行,也開始經營台灣的特色茶,包括好的紅茶、東方美人茶、高山茶等都有,他謙虛地表示「希望將普洱茶所賺的一些小錢來推廣台灣茶」,而「客人喜歡就是好茶」,對於從日據時代就爆紅至今的東方美人茶,他不僅指明要比賽茶特等獎、頭等獎,還要求種茶製茶的「名人」,如榮獲特等與頭等獎項無數、高齡87歲的北埔「茶狀元」姜肇宣等,他說「提升到文化的境界才有價值」。台北許多榮膺米其林三星、二星的餐廳大多是他的客戶,即便2萬台幣一斤的茶都供應進去。他說「使用者付費,大家才會重視」。

北埔茶狀元姜肇宣的特等獎東方美人茶
攝影:吳德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