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手們如何追蹤到C 肝病毒

/彭茜

人類的生存發展史也是一部與病毒的鬥爭史。肝炎就是人類長期面臨的最嚴重健康挑戰之一。
    所幸的是,經過幾代科學家的探索,人類已摸清幾種肝炎病毒的全貌,並開發出有效的預防和治療手段。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就授予在發現C 型肝炎病毒方面作出卓越貢獻的3 病毒獵手—哈威.阿爾特、查理斯.賴斯和邁克爾.霍頓。
    血源性肝炎具有高發病率和高致死率,每年造成全球百萬人以上死亡,還會引發肝硬化和肝癌,給患者帶來更多難以忍受的長期病痛。儘管酗酒、環境毒素以及自身免疫系統疾病等因素也會導致肝炎,但最主要病因還是病毒感染。
    早在20 世紀40 年代,科學家就發現了兩種主要的病毒性肝炎。其中,A 型肝炎主要通過被污染的水或食物傳播,病程較為急性,病人長期影響相對較小;而另一種肝炎主要通過血液和體液傳播,會導致慢性感染,最後發展為肝硬化和肝癌,是更嚴重的威脅。這種慢性肝炎還特別狡猾,會悄悄感染健康人,多年後才引發嚴重併發症。
    20 世紀60 年代,美國科學家巴魯克.伯格發現B 型肝炎病毒會導致後一種血源性肝炎,並因此獲得1976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但是,病毒性肝炎的病原體研究似乎還有一塊失的拼圖。當時,阿爾特正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研究經輸血感染肝炎的病人。他有了令人擔憂的新發現:排除了A 肝病毒和B 肝病毒感染後,仍有大量肝炎病例存在,這是否意味著還有未知的病原體?
    阿爾特和同事進一步研究發現,這些肝炎患者可以把疾病傳染給黑猩猩—人類之外唯一的易感宿主,這種未知病原體還具有病毒的特徵。

他們因此定義這種慢性病毒性肝炎為A 型非B 肝炎。這也是阿爾特被授予今年諾貝爾獎的主要成就。
    接下來,明確鑒定出這種新型肝炎病毒至關重要。
    科學家為此努力了10 年,傳統病毒獵捕方法均以失敗告終,直至霍頓通過對感染者血清抗體的分析成功確認了新型病毒的存在。
    目前任教於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的霍頓和同事發現,這是一種新型的核糖核酸(RNA)病毒,命名為C 型肝炎病毒。慢性肝炎患者體內存在的相關抗體也表明,這正是之前那塊缺失的拼圖
    而第三位獲獎者賴斯的貢獻在於回答了另一個重要問題: 僅病毒本身就能引發肝炎嗎?為解答該問題,科學家需要研究病毒是否能夠複製並引發疾病。
目前任教於紐約洛克菲勒大學的賴斯和同事懷疑,C 肝病毒基因組末端一個未知區域可能對病毒複製起重要作用。利用基因工程技術,賴斯製造了包含這一未知區域的丙肝病毒RNA 變異體,並將其注射到黑猩猩肝臟中。
隨後,黑猩猩血液中檢測出病毒,其病理變化也與人類慢性肝炎患者相似。
    至此, 獵手們找到了C 肝病毒導致血源性肝炎的全部證據。
    評獎委員會當天在新聞公報中說,得益於3 位獲獎者的發現,如今已可以通過高靈敏度血液檢測來發現C 肝病毒,基本消除了許多地方的輸血後肝炎,大大改善了全球健康狀況。
    他們的發現還加速了抗C 肝病毒藥物研發,並在人類歷史上首次治癒了C 肝,為在全世界人口中根除這種慢性肝炎帶來希望。

這篇文章 獵手們如何追蹤到C 肝病毒 最早出現於 中國醫藥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