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曾沛騰/新竹縣報導】新竹市最大的玻璃藝術協會「竹塹玻璃協會」,自去(109)年10月份與新竹市分手,前往苗北藝文中心辦理聯展尋找第二春廣受迴響後,20日繼續假竹北台元科技園區辦理第二場會員大型聯合展出,展出活動請來一手擘劃新竹市玻璃工業崛起(轉型)推手的前新竹市文化局長洪惠冠、蔡榮光(新竹縣前秘書長)賢伉儷做見證,洪惠冠指出,因為政權換手,執政者易主,造成在地產業沒落,這絕非地方之福。

 

竹塹玻璃協會會長張炳鈞致詞時感慨的說,我們既然是「爹不疼娘不愛」,只好靠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更加的強壯,因為「退此即無死所」,因此,我們只有不斷繼續往前走,也就是只有繼續以戰練兵,以戰來證明我們的實力,不斷地辦理高品質的展出,來取得社會各界的認同,讓社會各界體認竹塹玻璃協會是一個不一樣的團體,甚至是一個打不垮的團體,也因為去年10月份竹南市苗北藝文中心的會員聯展,打響竹塹玻璃協會的名號,讓他確信「竹塹玻璃協會」,只要在他領導下絕對是無法被打垮的團體。

洪惠冠表示,新竹市玻璃發展與地方產業息息相關,1991年至2000年她擔任新竹市文化中心主任(等同於現在的文化局長),為了找尋城市特色,經過田野調查與地方耆老長期的訪談之後,確信玻璃產業的潛力,因此她就在1984年整合了玻璃師傅與相關技術人員成立了竹塹玻璃協會,也在1985年辦理了第一屆竹塹國際玻璃藝術節,就此成功打響竹塹玻璃的名號。

洪惠冠說,為了讓玻璃藝術者有個無憂的創作空間,1995年將憲兵隊駐點辦公地(前身為自治會館),再與軍方協調後併入市產改為玻璃藝術博物館,開啟了竹塹玻璃藝術之門,她也見證了基層玻璃師傅變成為玻璃藝術大師蛻變的種種過程,她認為這是她身為文化主管最大的成就與安慰,但是她的專業告訴她「這樣是不夠的」。

洪惠冠還表示,她開始思索傳承的問題,因此,她開始奔波於各級學校,探詢產學合作的可能性,她特別要感謝新竹教育大學(目前已改清大南院)、玄奘大學、香山高中、富里國中等學校,接受她的請託,紛紛辦理相關學程,連遠在十數公里外的工研院,也主動提供工具、材料等改良資訊,使得玻璃香火持續燃燒,迄今不滅,這不是任何人的功勞,而是所有竹塹玻璃協會全體成員的堅持,希望市政府能夠看到竹塹玻璃協會的努力,因為有潛力的產業沒落,絕非地方之福。

散會前趕抵現場的市議員吳青山指出,身為地方民意代表,關心地方事乃理所當然,市政府對竹塹玻璃協會的態度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傳承是一切事業的根本,以他自己為例,他年歲已大,雖然企圖心依然旺盛,但是再強的企圖心,畢竟終須退居幕後,他不諱言推薦自家兒子吳旭豐承接衣缽,他並透漏說,他在市議會質詢市文化局竹塹玻璃協會的問題質詢稿,即出自吳旭豐之手,吳青山自豪的說,兒子不但比他帥、年輕,更是台大研究所畢業的,他也請大家多多支持兒子吳旭豐順利接班。

最後,北區市議員擬候選人吳旭豐致詞懇託,以靦腆的態度,卻是口條清晰的呼籲大家,在「認同吳青山票投吳旭豐」拜票聲中,結束今日竹塹玻璃協會會員聯展的記者會。吳旭豐並不忘貼心提醒大家,展出自2021年2月20日起迄4月1日止,歡迎免費入場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