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麗蝶

還沒出生,算命的就對我的生母說,這孩子對妳有刑剋。於是我出生在台南將軍鄉的一戶陳姓人家,卻很快的把我送給了彰化河美的張姓夫婦。

於是我還來不及姓陳,就註定姓張。還來不及認識出生地台南,就成了彰化人。

當然,我也感謝我的生父生母,至少讓我生了出來,活了下來,十月懷胎,總是不易。但是我確實特別感恩我的養父母,胼手胝足,篳路藍縷,艱辛的撫養我長大。
張羅生計東西奔,自在心念南北遊。王者之心任我行,桃李已然滿天下。

多年之後,我也學習五術,探究靈性,不只為了智慧的成長,更為了揭開心底傷痛的迷。事實證明了,不變之中仍有可變之處,斷言之內必有斷層。圓滿來自信心與行動的輝映,結局也得寰宇力量的幫忙。我非常感恩。

感恩的心,對我而言不是一首歌,而是靈魂。掌聲響起,同樣的也不只是飛飛姐的旋律,而是我心裡的點點滴滴。

數字,是我目標明確前行的方向,更是我管理一切的基準,於是我對數字的敏感度堪稱一絕。
然而在商業的角度裡,我卻完全憑著理智與感覺在做事,毫無錙銖必較之習性。

出生,誰沒有願望?卻必然是因果的安排,當慢慢成長後,我們的自我選擇決定權就陸續的與日俱增。歲月經過的日子增加了,所剩的時間減少了。而在我們設定的夢想裡,我們完成了幾項?

年輕的時候,是加法生活。奮鬥的時候,是乘法生活。慢慢的變成了減法,甚至於除法。在無條件捨去的算式中,我們卻應該把自己的生命重點列出最後的幾項。

希望把最重要的時光花在最有意義的事情上。而我在想,我最重視的除了親人,朋友,還有什麼呢?

是的,對這地球的責任,對自己使命的交代。做自己能做的,做自己想做的。不把公益掛嘴邊,不把私慾放心頭。在我那濃郁的正義感前頭,我還有著渾厚有力的雙手,不怕流汗,只怕遺憾。我連這正義感一樣必須數字管理,而這數字就是CCFL的光源使用百分比。

因果,並非不知者無罪,
而是愚痴易造孽。

大自然的定律,不是人們的法律,
沒有一廂情願的商討餘地。

CCFL是太陽的愛,是健康的光,我願用我的餘生,燃燒自己,把祂帶到每一個太陽無法到達的地方。
願黑暗沒有遺忘光亮,願光亮共振著太陽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