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麗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是宇宙運行的機制,在太陽系裡,一就是太陽,二就是月亮,三就是地球,萬物即是蒼生。

沒有太陽,月即不亮。沒有日月,地無陰陽,蒼生無望。

后羿射日,為減其烈。嫦娥奔月,為增其柔。雖為神話,卻是物極必反,陰陽調和,相生相剋的平衡之道。

太陽建構了365個日子,月亮堆砌了12個月份,鋪陳了時間的線條,點綴了生命的有無,生老病死,成住壞空。

而這一切的緣起,就是太陽的【光】。沒有這個光,大地沒有溫暖,那不是地內熔岩所能替代的愛。沒有這個光,植物沒有光和作用的可能,動物沒有陽氣。沒有這個光,大地也如深海裡的怪妖一般。世界沒了方向,生命沒了希望。我們不得不歌頌太陽。

1880年 愛迪生【Thomas Edison】向英國人斯旺【Joseph Wilson Swan】買了燈泡的專利,經過改良後成為了震撼世界的商品。若說愛迪生是發明王,不如說他是行銷大師,其餘的一切不多論述。此刻的世界除了陽光,火焰,第一次有了不一樣的光亮。

人們開始日夜顛倒,開始不再日落而息,身體有了新的文明病。

爾後各種燈具的誕生,汞氣日光燈,LED燈,各種行銷語言甚囂塵上,卻都是沒有說破的商業勾結。對於人們身體的傷害,日積月累,鯨吞蠶食,不只傷害的是眼睛,更是很多回不去的健康問題,上網簡單搜尋就能窺見各種相關報導。但,為何會有這樣的現象,只因無知與貪婪。

汞氣造成環境污染,白熾燈又被說耗電,於是衍生所謂的省電燈泡,而現在的主流就LED燈。但主流不是沒問題,而是不想談問題,於是忽略問題。藍海策略很難持久,因為海洋都被污染了,很快就成了紅海,黑海,髒海,死海。於是現在的LED不見藍海,只見藍光的傷害。

這如同主流的西醫一般,並沒有解決慢性病的根源,而只是強調藥物的平衡,恐嚇著無奈的病人。
更如同所有石化工業的產物,方便了生活,卻也造就了環境與健康更可怕的危機。

在反璞歸真的渴望中,人們喜愛文明,卻又害怕文明帶來的副作用。其實我們不禁要問,這真的是文明嗎?

無電無燈無化學人類的萬年,即使戰爭連連,總是可以春風吹又生。而這有燈有方便的一百多年,山川大地,河海天空,萬物悲泣。

你說太陽紫外線傷害,我說難道我們無法過濾?就像冷峻山泉可能有微生物,難道我們無法隔離?

大自然的一切足以養育億萬生靈,不太方便的原始,卻也如此美麗。然而孔孟智慧的中庸早已點化咱們,可避其害,而取其利。

這些年,五子登科的我早已可退休了,但我卻燃起了那一股熱情,希望能為天地做一點事,為人類盡一點心。全力投入利益蒼生的光之志業。

元照,是天意,也是我的心意,
更為點起那希望的火炬,照亮那日月呵護的天際。

張眼看那亮麗的彩蝶,在那地水火風循環的空中,翩翩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