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麗蝶

人越半百,不一定知天命,因為這是智慧的結晶。但,一定能明白歲月不饒人。2017年10月的一個夜裡,與同事開車途經屏東大橋,突然發現燈怎麼這麼暗。我在想,是否我老花了,去配了眼鏡,但結果並沒有比較好,依舊看不清楚,而且越來越糟糕。很渴,喝很多水 最高紀錄一小時可以上20次廁所,眼前越來越模糊。

夫君提醒是否與血糖有關 ,到了醫院才知震撼。醫生說指數高到五百多,吃藥不會有效,直接打胰島素吧。

人在恐懼加茫然的狀態中,各種汪洋中的浮板都是希望,哪怕是一個保特瓶,哪怕是一片葉子。
各種謠言滿天飛,但我嚐試了一項傳說中的東南亞一種植物《優遁草》,一次30片葉子加一個蘋果,直接打汁,每天喝,兩周後飯前就將指數變為八十了。這樣的奇蹟,如果不是貴人助,如果不是上蒼庇佑,我想我可能隨時雙目失明甚至客死異鄉。當然我不是要宣稱療效,也沒辦法為誰廣告,只是這樣的感動,我必須向老天稟報。

人生經歷這樣的體驗,我想是天地安排的歷練,希望讓我明白生命的無常,希望讓我堅持可以奮鬥的方向,不為金錢再翻騰,只為正氣一縷魂。

活著,真好 。看得見,真好。

在神明的引導與指示中,我扛起了任務,更認真的推廣與拓展CCFL太陽燈。別說什麼神奇的效益,只要減少了傷害,不造成眼睛的負擔,就是對人類的幫助。

眼睛的虹膜反應著全身的狀況,同樣的,眼睛的狀態也牽引著身體健康。眼睛為靈魂之窗,豈能不看顧好這兩扇天造之窗。

在銀行業的20年光景,成天在辦公室裡,望著電腦。乾眼症,偏頭痛,身心疲勞應有盡有。雖然當時的我擁有人人稱羨的超高薪,我卻毅然決然的放棄了。

就在六年前投入了原本全然不知的陌生領域,這對任何事而言都是匪夷所思的行為,不是很神,而是簡直就是神經病。

但,我確實無法抵抗我來自心底最深層的聲音,那是無法抹滅的責任,更是無法後悔的使命。

2018年,我結束了股東眾多的紛擾機制,因為意見太多阻礙前行,正式獨攬大局,決定了一切。樹的方向,由風決定。事業的方向,由我決定。而這樣的決策,不是為了自我的滿足,而是真理就是真理,無法爭議。

要說這是事業,不如說是志業。我必須把全世界的專家都已明確認知的肯定,全力以赴的推廣出去。此刻CCFL雖為非主流,但光源的革命已然開始,相信在那不久的將來,就能成為主流。

因為謊言的矇騙都是暫時的,智慧高超的人類總會覺醒。

歷史,
一種是別人的感受,
一種是自己的想法。

你不為自己正聲,
那就難免被誣衊。

你不為自己漂白,
那就很自然會被抹黑。

真正的歷史,
必然是在時光隧道裡,
但沒人能記得。

歷史必須寫在書裡,
才有穿越時空的可能。

自己的歷史,
就要呼應自己的心意。

我沒有要學愛迪生的行銷自己,只希望元照科技的努力,能夠照亮所有有緣人的視野。

希望你看見我,不是希望被發現,
而是你想要的世界,我願是你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