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聊起最近讀書的一些心得,比如該怎麼讀書、該讀那些書及如何運用這些書裡的知識。

 

我說讀書該有策略,策略就是從目的出發,以終為始的來思考。就今天的情境來看,完成大學或碩博士高等教育之後,不管在哪個行業工作,一定要具備對目前這樣「新數位賦權經濟時代」的基礎知識才能面對未來。要知道今天這樣被眼球控制的商業世界從何而來,將來又會往什麼方向變化,甚至讓自己成為造就變化的一方。

 

從全球權力結構變化來回顧,1949年之前,世界一直處於「軍人治國」時代,軍人在亂世中打天下、得天下、治天下。

 

1945年之後,人類一直沒有如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樣大規模戰役,於是走進了「文人治國」時代。1980年代之後,由美國主導發展全球自由貿易與政治民主化之後,過去30多年來就是政商高度鏈結的「商人治國」時代。

 

再加上數位力量的推波助瀾,商業勢力已經深刻的影響了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社會各層面,幾乎所有國家都進入「數位賦權經濟」的年代,數位財閥控制了政治、媒體和學術界,也等於控制了整個社會的重要元件。

 

「所以,要在這樣的時代存活,就先要了解『數位賦權經濟』背後的人文結構。」我說,這些知識都不是學校會教的,也沒有地方學。

 

1971年,得到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赫伯特西蒙提出「注意力經濟」的論述:「在訊息愈豐富的時代,人們的注意力愈難集中,注意力也就變得更加昂貴。」這些說法為今天的數位賦權經濟揭開序幕,也早在30年前就看見了今天「網紅治國」的世界。

 

網紅情資與數位趨勢平台CORQ的執行長莎拉麥柯克戴爾曾協助香奈兒、雅詩蘭黛經營網紅行銷業務,也是英國衛報和BBC媒體集團的專欄作家。她在《網紅影響力——自媒體如何塑造我們的數位時代》裡指出,網紅是當今最具破壞性的新興產業之一,許多企業都想把網紅納入自己的數位發展策略之中,但是大部分都不知道如何運作,網紅經濟的業務內容對許多人而言都是個謎。

 

「當傳統媒體積極調整策略跟內容,想要在數位平台上得到更多觀眾時,形塑數位平台的人,也正是網紅。」莎拉麥柯克戴爾說,過去是媒體創造明星的時代,現在卻是每家媒體都必須追著網紅跑。因為網紅直接牽動了眼球市場,媒體甚至必須靠網紅來搏得流量和注意力。

 

布莉塔妮漢納希是時尚傳媒王國赫斯特集團的第一位網紅策略總監,她觀察分析許多頂級網紅的成功之道之後,也運用這些網紅的經驗把自己經營成網紅。除了教人如何成為網紅,更擔任企業運用網紅的顧問。她還寫了《網紅這樣當》這本書,從社群經營開始談起,傳授爆紅的祕方和如何把流量與眼球變現來經營獲利。

 

布莉塔妮漢納希說,很多人都把「明星」和「網紅」畫上等號,事實上,網紅要能紅,最重要的特質是要夠自我夠真實。

 

一位好的網紅,就算品牌付錢給也絕不會促銷自己不想主動分享的商品。「真實」才是網紅經濟的最核心,也是網紅吸引網民的最核心利器。

 

「網紅是數位賦權經濟的最核心,也是注意力產業最重要的結構,背後連結了許多科技和人文密碼。」我跟朋友說,要破譯這些密碼,也許只能靠精準的持續閱讀、思考和對話。

 

(本專欄每周一刊登)

 

【2020-12-07/經濟日報/A15版/經營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