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第一次見面,她很自然的問起我的工作,像是一種社交禮儀。
我如實的說正在忙不動茶的相闗事。
「所以,是那個”如如不動”的不動嗎?」她馬上反射性的說,因為從小就禮佛。
我好奇她如何理解”不動”這兩個字?
她說也沒有認真想過,但是對於不動明王還是有印象的,終究是佛教世界裡的護法王。
我說,”如如不動”這四個字之前其實還有”不取於相”這四個字,要我們不要只看到表象,更要看到更深一層的真象。
她的表情顯然是不太懂我在說什麼。
「假設您是公司主管,星期一大清早走進辦公室,看見兩名員工坐在辦公室裡,一個趴在桌上打瞌睡,一個精力充沛的打電腦」我說,打瞌睡的員工其實整個週未都在辦公室加辦,而那個精力充沛的員工正聚精會神的把公司機密傳給競爭對手。
她有點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我們永遠不能把自己所以為的真相當真。
Previous article也是職業傷害
Next article波斯遊中學
吳 仁麟
吳仁麟,左腦大前研一,右腦渡邊淳一,白天談策略,晚上寫愛情。愛雪茄愛瑜珈,愛美食美酒美人,上半身提升,下半身沈淪。 出版過「台灣夢幻料理王(2002年城邦)」、「非典型愛情(2006年寶瓶)」、「愛有點痛(2007年寶瓶)」、「半頹廢男人(2009年策馬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