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林煥彰的詩生活

我請永和兄邀林煥彰老師來聚聚聊聊,他的到來,也為不動書院帶來一些記錄。

除了是造訪不動書院的第一位詩人,林老師也是目前為止最年長的來賓。八十二歲的他,作品早在二十年前就被選進中國的教科書裡,也得過許多重要文藝獎項。

我邀請林老師來開課,談談如何寫詩,也分享他的詩作。

他客氣的說自己不懂得如何教人寫詩,不過如果有人對他的詩有興趣,很樂意用各種方式分享。六十年來,寫詩已經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往往兩三天就會有新作品,一寫好就用手機分享給朋友。

我曾經問林老師,他為何會走上寫詩這條路?

「因為我年輕時試過很多工作,試著去當農人、工人甚至商人都當不成,只好努力當個詩人」他相信詩會活得比他久,有一天他走了,他的詩還會留下來被許多人朗讀。

林老師的詩擁有上億的讀者,像他那首被選入中國小學教科書裡的「影子」。

“影子在前,影子在後,影子是一條小黑狗,我走他也走

影子在左,影子在右,影子是我的好朋友,我拍手他也拍手”

二十多年來,這首詩在中國的小學裡被讀了好幾億次,林老師簡約單純的文字和人生,也建構了中國社會對台灣的某種典型認知

二、信仰、知識、歡愉

大阪的相馬小姐寫信來,要我們儘快把不動茶的包裝盒寄過去,這個八月才在台灣出生的品牌,馬上就要在日本落地。

很多人對這樣的合作模式可能難以理解,明明是日本在地生產的不動茶,為什麼需要用台灣的品牌來銷售?

而且強調要用全中文包裝,顯然是想強調這是來自台灣的品牌。

我直覺的認為,這樣做是為了訴求台灣認同。這些年日本對台灣的好奇和好感不斷升高,像311地震之後台灣捐款排名世界第一,台灣的珍珠奶茶在日本大熱賣,日本合作伙伴可能想訴求那些對台灣有好感的消費群。

過去三個月以來,不動茶也改變了我的生活。每天在不動書院裡和各方造訪的朋友喝茶聊天,每次坐下來之前,我總會帶領朋友們站在不動明王的神壇前參拜。

在那短短的幾秒裡,我也總會感受到一種美。當每個人誠心向神明膜拜時,總會展現最美的容顏。

我也總想像著不動書院的未來,相信在各方朋友的同行下,這個分享不動茶的基地會發展出更好的局面。成為一個交流信仰、知識和歡愉的平台。

三、對於酒和愛情永遠要千杯

他二十二歲,十七歲認識了比他大七歲的女友,兩人一直交往到今天。

他曾經幾度提分手,因為覺得兩人已是親人不是愛人。

我們在不動明王神壇前喝海尼根和高梁紅酒談愛情,像是一場愛情心理學研討會,更明白男人一生都在追求理想中的情人。

「最難抗拒的女人,是十八歲的肉體卻有八十歲的靈魂」我說這其實是神話。

但女人的心是不會老的,即使活到八十歲卻還是永遠有顆少女心,就像每個男人心裡永遠住了一個小男孩。

「愛情和酒一樣永遠不死,所以對於這兩者永遠要謙卑」我們又順勢敬彼此一杯。

但我心裡的OS其實是:「千杯、千杯、再千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