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醫藥走過抗SARS之路

專訪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林宜信

新冠抗疫 誰為中醫藥再披戰袍?

採訪、撰文金麗萍 
照片提供
總統府、立法院、林宜信主任 

攝影/蔡賜生

 前言:古訓:「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當台灣新冠肺炎(COVID-19防疫成果,成為全球亮點之際,十七年前,那一場抗SARS經歷,卻是大風暴來臨前的實戰演練。

 今年22,在台灣出現第一位新冠肺炎確診案例時,蔡英文總統與副總統陳健仁在總統府內召開記者會。蔡英文總統據以安定民心的談話,重點即在於她本人和她的執政團隊包括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長蘇貞昌,都是親身參與十七年前的抗SARS役。於是,蔡總統面對新冠肺炎,下達「超前部署,料敵從寬」的防疫最高指導原則。

 同一天,中醫藥界也出現第一位吹哨者,他正是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林宜信。十七年前,林宜信主任擔任行政院衛生署的獨立機關中醫藥委員會主任委員,帶著台灣中醫藥菁英,加入抗SARS行動。當台灣出現第一位確診案例時,十七年前的鮮活記憶,倒帶重演,讓他警覺:此事不可小覷。
 從SARS新冠肺炎,林宜信教授雖經角色轉換,但始終堅守中醫藥發展崗位。值此,疫情嚴峻、全球醫療環境面臨重大考驗之際,本刊副社長兼總主筆金麗萍特以視訊連線,專訪林宜信教授,他疾言呼籲:面對新冠,中醫藥萬不可缺席、只做名旁觀者。以下是訪談紀要。

蔡總統面對新冠肺炎,下達「超前部署,料敵從寬」的最高防疫指導原則
▲蔡總統面對新冠肺炎,下達「超前部署,料敵從寬」的最高防疫指導原則。

本刊副社長兼總主筆金麗萍問:( 以下簡稱「問」)》您何以在台灣產生第一起新冠確診案例時,即意識到此事不可掉以輕心,並扮演起吹哨者的角色?

比照SARS嚴陣以待

 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 教授兼系主任林宜信答:( 以下簡稱「答」)》十七年前,我親身參與抗SARS行動,以當時台灣中醫藥最高政府行政單位:行政院衛生署獨立機關中醫藥委員會主任委員一職,主導中醫藥抗SARS整合型計畫。

 所以,1月22 日台灣第一名確診案例出現,我即透過各式中醫藥管道包括衛福部中醫司、中醫師公會全聯會、中醫四校五系教學系統等,提出警訊,並建請中醫藥界比照SARS嚴陣以待

SARS 計畫 中醫有份

問:所謂「比照SARS」,對台灣中醫藥界而言,是否有特殊意義?
答:這有一段歷史淵源。SARS期間,中醫藥曾參與SARS、抗聯手打贏這場勝仗。當時,政府提撥新台幣500元作為紓困特別預算;其中,20元保留研究之用,由當時國科會(現科技部)委由中央研究院執行;在這20元當中,中醫藥委員會爭取到5000元。這5000元至關重要,不僅讓中醫藥參與扛起國家防疫的重責大任,成為九大研究小組之一(參附圖),配合行政院、衛生署、疾管局、防疫指揮中心指揮官的指示,並肩抗SARS;更重要的是,藉由計畫執行,全面整合提升台灣中醫診所、教學醫院中醫部、中醫房及中醫廠所有中醫藥研究專家、中醫師及中藥從業人員的專業能力。

▲疫情期間,本報遠距採訪林宜信教授。

問:對中醫藥界而言,這真如同參與了一場歷史聖戰。今天,當我們面對難纏的新冠勁敵,抗SARS經驗,是否得以跨越時空,成為此刻中醫藥整合突破的契機

專家會議 催生關鍵報告

答:我在122日疾言呼籲:「台灣中醫藥界應速召開武漢肺炎之防治及對策會議」;這項倡議獲得採納,以至於催生出 214日舉行的「研商因應2020年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中醫專家會議」,會中,並作出整合中醫國家隊參與收治病患、寬編研發經費等四大建議(參附表)。

委員揮棒 中西合治有譜

問:由這場「中醫專家會議」所產生的建議,是否落實推動?

答:相關建議在415日於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內,隨著立委陳瑩為中醫藥發聲,進入國家行政立法系統。當天,陳瑩委員在質詢過程中,援引「傳染病防治法第44條第2項」的規定表示,根植於中西醫採取相同機制,新冠肺炎患者接受中醫治療時,也應納入健保給付。

問:除了納入健保給付,面對更凶猛的新冠肺炎,提升中醫藥治療能力,更應是當務之急?

強敵壓境提升戰力刻不容緩

答:我在「中醫專家會議」中提及,新冠肺炎相較於SARS,潛伏期更長,也現無症狀傳染病症,所以,新冠肺炎雖然致死率較低,但傳染、傳播速度更快更廣,甚至可能形成另一週期性的流行病;所以,一如抗SARS,政府應寬編研發經費,提升中醫面對新冠肺炎社區感染或流感化的治療能力。

問:在政府整體醫療結構中,中醫藥似乎常被忽略。值此新冠肆虐,理當是中醫藥的主戰場,卻仍未被納為主要戰力,抗疫價值被嚴重低估?
答:事實上,在台灣,我們具有6000位中醫師,7000家中藥商,再加上四校五系的師生,是一股不可輕忽的醫療資源。特別在防疫期間,就消極面而言,將中醫藥納入防疫體系,可保護中醫藥醫療人員及民眾,避免成為防疫破口;但它具有更積極意義:藉由防疫,可充份發揮台灣中醫藥、現代醫學及公衛防疫的整體綜效。

中醫藥挾治癒新冠績效 躋身主流地位

 根據衛福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長蘇奕彰在立法院協助答詢時表示,新冠肺炎北部四個案例,中部九個案例,十三例中六位已出院,有三位進行三採。

依此推算,十三例九位陽轉陰,比率近七成,治癒績效卓著。 

 2020年2月14衛福部中醫藥司司長黃怡超主持召開「研商因應2020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中醫專家會議」。會中達成建立中醫國家隊等四大建議。

 202015在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內,立委陳瑩為中醫藥界請命,質詢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中醫藥司司長黃怡超以及國家中醫藥研究所蘇奕彰,提出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44條第」規定,傳染病人經主管機關施行隔離治療者,其費用由中央主管機關編列預算支應之。為何接受中醫治療的武漢肺炎病患卻必須要自付中醫部份的費用?

理事長黃建榮

 202016台北市中醫師公會舉辦「新冠肺炎中醫遠距診療超前部署」記者會。在會中,理事長黃建榮強調,因應新冠肺炎中醫醫療服務就定位;SARS行動,更藉此促成中醫藥界大整合,全面提升中醫藥的研發及診治能力。相較於當 時,中醫加入居家檢疫隔離診療服務;會中,並實際操作模擬遠距醫療。

中醫藥大代誌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SARS即時雨 5000萬的意義與價值

 十七年前,因著參與抗SARS而獲得的5000萬元經費,不僅讓中醫藥界參與政府的抗SARS行動,更藉此促成中醫藥界大整合,全面提升中醫藥的研發及診治能力。相較於當年紓困總金額500億元,中醫藥所獲得的執行經費僅1%,但對於全民長久的健康福祉,所締造的正面效益,豈能以道理計?
 十七年後,人類正面臨更大的敵人──新冠肺炎;顯然,今日全民對中醫藥的需求,尤甚於十七年前;所以,當立院追加新冠紓困經費至新台幣4200億元、八倍於抗SARS時,中醫藥的立足點在哪裡?若依舊被遺漏於整體架構以外,恐非全民之福。

這篇文章 新冠抗疫 誰為中醫藥再披戰袍? 最早出現於 中國醫藥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