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撰文 / 享夢誌編輯部 ‧ 圖片提供 / Star Hsieh(謝介文)

Star Hsieh(謝介文) 的作品,你可能曾經看過、摸過,甚至擁抱過。 電視偶像劇中主角開畫展,牆上掛的是 Star Hsieh 的畫;兒童新樂園裡和孩子一起玩樂的可愛公仔;還有醫院冰冷蒼白的兒童急診空間,因為他的改造變身成童話世界,在他設計的空間裡,加入了很多親手雕塑和繪畫的創作,讓孩子們能夠在進入這空間時,感受到不同的想像世界。 Star Hsieh 的內心住著一個小孩,這個孩子不斷地試圖探尋生命宇宙背後那無限的奧秘。

我會走上藝術設計這條路,其實有點誤打誤撞。在我們那個年代(聯考、升學主義的時代)成績最重要,並不會鼓勵學生去從事課業以外的活動。我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二個弟弟,大弟功課很好,所以我經常被拿來跟他做比較。即使在全班 50 個學生之中我考第 10 名,算是還不錯,但因為前面有個第一名的弟弟,相形之下我就差了一截,所以,在整個成長過程中,很少被稱讚和鼓勵。
雖然我並非從小就展露藝術天份,但我對藝術並不陌生。我的叔叔長期專門幫迪士尼做動畫代工,在我小學五年級時還與漫畫家王澤和蔡志忠合作過《老夫子》電影;另一位叔叔畢業於國立藝專,也是從事藝術設計工作。因為這樣的淵源,到了考高中的時候,由於我還真不喜歡念那些無聊的教科書,便捨棄了普通高中,以及興趣缺缺的工商科,而選擇了復興美工(繪畫組)。
好在我念復興美工之後,父母就尊重我的選擇,不再用傳統的教育方式,同時也很幸運的是,我到復興拿畫筆第一天就被老師稱讚。其實只是畫石膏像、打輪廓而已,但因為很少被稱讚,又是在從沒有學過畫畫的情況下,這讓我覺得似乎可以在美術方面得到肯定,加上自己又很喜歡,所以就非常認真地畫。一般人一天畫一張,我一天可以畫三張,而且畫的時候猶如入定,很專注地坐著畫個不停,畫到老師說很怕我得痔瘡……因為受到鼓勵,讓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這方面的天份。並且,開始對自己有了一點點的自信,對於後來的成長和自我價值感的認定,是很重要的轉折。


我的內心,一直對於「生命的存在」這件事有著很大的疑惑,對於我這個人生存的價值、我是不是一個值得的人,抱持著很深的質疑。這樣的自我懷疑進入了潛意識中,而在潛意識底下運作的東西,是一股極大的力量,很難被察覺和改變。
愛因斯坦說:『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評斷一條魚,牠將終其一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這句話令我感觸很深。當有父母問我怎樣去啟發孩子,我會說:「其實就是讓小朋友開心就好」,你要允許他們犯錯。他們在探索自我的過程中,如果你都幫他設定好了,不讓他自己去尋找,他不會、也沒有能力發掘內心最想要的是什麼,那麼他未來會很辛苦,並且不快樂。
所以我現在一直希望孩子們去嘗試,可以失敗,只要過程中,能不斷往自己心中想要的方向一點一點的前進,成為一個有自信的人。當一個人很有自信的時候,他不會驕傲,不會因為自卑而想用更強調的方式去表現自己,甚至用壓抑、踩踏別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存在。當他有自信的時候,他會喜歡自己,容易有愛的能力,他會很開心、很自然地微笑出來,也願意給別人鼓勵。
考上台藝大之後,我想從平面繪畫進入立體空間,因此選擇了雕塑系;另一方面,雖然在高中時已經累積很強的繪畫寫實功力,但技巧並不是我所追求的,我認知到,這個階段反而要學習放掉技巧,回到創作本源,於是私下去找當時在文化大學任教的李德老師學畫。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刊載
享夢誌電子雜誌請上ebook.hyread.com.tw搜尋_享夢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