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開科技公司現名為隆銘綠能 更名前團隊結構很特殊 造成眾多投資大眾損失慘重

【編輯部/綜合報導】

根據媒體報導,上市公司「隆銘綠能」(前「同開科技」) 2013年起知本老爺酒店前董事許文通入主同開科技擔任董事長,並一手掌握公司財政大權,許文通的兒子許偉良2014年3月起則擔任同開科技的董事長特別助理,自2015年至2020年疑似不斷利用人頭董事長(掛名董事長),操縱公司營運。同時在2018年三月公佈的2017年營運成果,股價從2017的十二月到2018年的五月之間,整整半年股價平均都在80元以上,並且一度創下歷史高價的94.4元。然而股價卻戲劇性地,於2018年的八月,從73.8元暴跌至24.3元,深不見底,造成眾多投資大眾損失慘重。隆銘綠能上周五(16日)也立即進行發布重大訊息針對媒體報導內容進行說明。

隆銘綠能上周五(16日)發布重大訊息表示,網路新聞媒體報導隆銘綠能(前同開科技)前董事許偉良、現任董事陳儀潔等人遭檢舉財報不實、炒作股價及特別背信等內容。隆銘綠能透過重大訊息發布指出「係屬前經營團隊在任期間所發生,現經營團隊於111年6月1日接手後陸續發現可能存有經營疏失。本公司獨立董事目前已著手調查是否有不當挪用之情事,並於9月8日及12日發聲明向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證券期貨局報告,詳后重大訊息項次所述,後續配合主管機關要求提供相關資料。」

根據報導內容表示,2013年起知本老爺酒店前董事許文通介入經營同開科技,入主同開科技擔任董事長,並一手掌握公司財政大權,許文通的兒子許偉良則於2014年3月起則擔任同開科技的董事長特別助理,自2015年至2020年疑似不斷利用人頭董事長(掛名董事長),操縱公司營運,完美掌握同開科技的生殺大權。

報導內容指出,每個人頭董事長(掛名董事長)的職涯壽命均不長,據悉均是因?不想繼續為背後藏鏡人承擔所有法律責任。許偉良的妻子陳儀潔,自104年轉任副董事長後,長期把持同開科技得往來銀行出帳金鑰,所有金流支出均須經過陳儀潔點頭放行,宛如扼住同開科技的命脈。

隆銘綠能公司是公開發行的上市公司,應受公司法及證券交易法的嚴格規範,經營階層均有遵守的義務。隆銘綠能公司的經營階層於106年至108年,利用子公司紙上董事會的運作,逃避母公司財報或重大訊息應公開及揭露的規定。直到金管會出手要求同開科技認列呆帳,同開公司才不得不公開資訊,一系之間,導致公司淨值大幅滑落,坑殺所有不知情的投資大眾。

另,投書者指證歷歷表示,隆銘綠能環保部,幽靈員工當時由許偉良告知需任用,不須到觀音廠上班,只有到總公司報到一天後,之後再也沒有到過公司或在公司看過這個人,總共領了150萬元。另用黃淑惠妹月薪資四萬多元,冒領二年多的時間。

另外因齊國公司遭到檢方搜索,環保部決議暫時停止營運,許偉良為求營業額財報數字美化不願停工,自己提出欲併購正和公司,在沒有經過董事會決議下,單獨談定價格收購,對環保廠則告知你們不要管,總公司會進行DD調查兩個月後直接併購,並要求環保廠繼續營運並出貨,後因檢方介入搜索後,發現根本並無正式DD調查,許偉良卻在檢方傳訊時說完全不知情,併購相關事宜都由他人決定,把罪名全推給員工!

投書者指出,開始時許偉良告知一廢晶圓回收再利用事業可進行,交代環保部與泰圓公司負責人林聰明先生合作,願以每月1000萬元之貨款先行給付同開公司,再由同開公司另外販售給下游廠商,而上下游公司皆已有合作名單,但因約定之貨款於前兩個月都未給付,環保部即警告許偉良千萬不可繼續進行,這是假交易,但許偉良反責怪環保部做事不配合,命令總管理處繼續進行,在完全沒有合約也沒有經過董事會決議情況下,由處長簡協理負責後續各項事宜;在公司匯款後,發現找不到林先生,公司想趕快走法律途徑保護,但許偉良堅持不要,私下聯絡林先生,僅有許偉良可與其私下聯絡會面,但是卻不處理公司所受損害,令人質疑!

投書者表示,當時柬埔寨案是許偉良一個人執意要做,在薪酬委員會只有通過一個月11萬薪資下,他跟當時董事長洪榆舜與余全豐簽立一個不平等的條約,承諾一個月50萬薪資,比總統薪水還高,還保障5年,目前單付薪水及法院判決給付高達二千多萬,而且這份合約根本沒有經過董事會決議,導致公司受到很大損害。

再總公司部分,公司歷任董事長皆為許文通及許偉良父子二人所聯繫之朋友擔任名義上之董事長,實質董事長則仍為許偉良,據傳聞政商關係良好,跟綠營關係更是不可言喻,因許偉良多次在公開場合表明公司實際負責的人就是他,例如尾牙或很多會議,而他妻子陳儀潔則掌握公司財務放款金鑰,實際負責人就是他們夫妻二人。

投書者強調,陳儀潔是法律系畢業,美國賓州法律碩士,深諳法律相關細節,公司因遭檢方搜索後,105年即由檯面上董事長退至副董事長一職,不須簽署各項文件負擔法律責任,但卻掌控金鑰,成為檯面下董事長,因歷任董事長皆為許氏父子認識之朋友,於各項決策皆受許偉良及陳儀潔擺布,或於上任後改革皆遭許偉良及陳儀潔阻擋,最後皆發現問題重重,為保護自己而掛印求去。

許偉良及陳儀潔夫妻二人對於員工年終獎金及各項福利都非常苛刻,有員工工作死亡,家境非常清寒,仍不願給付撫恤金,造成部門同仁失望心寒,也把公司資金挪用虧空,不給付廠商應付帳款,造成公司法律訴訟全輸,須負起七千多萬以上的應付帳款,公司信用破滅,形象一落千丈。但是在夫妻二人短短這幾年,利用公司放款都是自己可以核決的權力,等於是把公司當成家裡提款機!

投書者說明,整個過程就是由許偉良自己申請自己核准,再由陳儀潔放款,沒有員工敢在請款流程上面幫他們背書用印,等於是用全體投資大眾的錢在養他們。這樣冷血對待辛苦工作的員工,蒙蔽不知情的投資大眾,如此強烈的對照實在讓人無法苟同,令人髮指!